京香juula东洋

京香juula东洋

喻昌曰:无少阴证,「但重乍有轻时」,六字,早已指明。潮热、自汗、不大便、内证也;身热、汗自出、不恶寒、反恶热,外证也。

成无己曰:吐后心烦谓之内烦,下后心烦谓之虚烦,今阳明病不吐不下心烦,则是胃有郁热也,与调胃承气汤以下其郁热。王公以六经出身,行轩岐之道,着书立言,生生之志廓然矣。

 但竞逐劳势,企踵权豪;孜孜汲汲,惟名利是务。此为阳明表里俱热之证,白虎乃解阳明表里俱热之药,故主之也。

程应旄曰:按陷胸条曰:心下痛按之石□。今咽痛□急欲呕,是寒邪入里之变。

若误下之,未尽之表邪复乘虚入里,误而又误,结而又结,病热弥深,正气愈虚,则死矣。程应旄曰:伤寒发汗一法,原为去寒而设,若表已解,较前反恶寒者,非复表邪可知。

汪琥曰∶丸药误下,邪热不除,所以身热不去,邪气乘虚客于胸中,故令微烦也。  桂枝本荣分药,得麻黄则今荣气外发而为汗,从辛也;得芍药则收敛荣气而止汗,从酸也;得甘草则补中气而养血,从甘也。

Leave a Reply